民声有约 特色专题 直播泉州 读报 美食 健康 文旅 报料 视频 图片 创客 V R 县区

您的位置: 泉州网>泉州新闻
2024-02-01 09:46:58 来源:东南早报

泉州网2月1日讯(融媒体记者 许钹钹)2024年开年伊始,电视剧《繁花》即在全国火爆出圈。上世纪90年代的上海风云,让那个“野蛮生长”、朝气蓬勃的年代再次在人们心中蒸腾翻滚。每一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“繁花”,那不仅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,也是一座城的积淀发展。属于泉州的“繁花”,留下了国营饭店最后的荣光,记录着台资、外资对泉州市场的初探;曾有四大百货引潮流之先,见民营企业才露尖尖角;尘封着“T+0”瞬息万变的股市风云,也警醒着跌宕起伏的股海浮沉。

泉州版“至真园”

国营饭店最后的荣光 私营外资开始带来冲击

电视剧《繁花》中,黄河路是当时的“上海美食一条街”,黄河上的至真园,收藏了几代上海人的美食记忆。而说起上世纪90年代的泉州“食”尚,中山路大概也不遑多让。大约2.5公里长的中山路上,三家规模较大的国营饭店:满堂饭店、福人颐、远芳饭店,至今仍被老泉州人津津乐道。

元老级中国烹饪大师程振芳,共和国的同龄人,自15岁起便学习厨艺,今年距离他从事餐饮工作已整整一个甲子。程振芳在满堂饭店和福人颐都曾掌过勺。当时的满堂饭店在今中山路和新门街交叉路口,福人颐则位于水门巷口。

“满堂饭店经营规模在当年可谓首屈一指,在当时的泉州属于比较高档的餐馆。”程振芳说,饭店经营较细,设有饭部、批炸部、汤水摊、小吃部和操办宴席的中心厨房。二楼用来办酒席,最多可同时操办37桌。

和满堂饭店比起来,福人颐则亲民许多,主要面对工薪阶层,拳头产品有扁食、干拌面、炒米粉和煎包。两家饭店都曾有过辉煌的时期,上世纪90年代初,满堂饭店楼上设有“音乐茶座”,会邀请市总工会、歌剧团专业演员前来表演,很受欢迎,观众凭门票入座,后来还可以送花点歌。

而“看侨光,吃远芳”也是当年颇为潮流的浪漫与时尚。泉州文史作家蔡永怀回忆,那时远芳饭店成为市民朋友聚会、情侣约会、生意应酬的好去处。“远芳有一款‘桐丰包’很有名,顾客需要排队购买。”

然而国营饭店的荣光,渐渐消逝在市场经济澎湃的大潮中。1991年4月,鲤城区第一家台商独资经营的餐饮娱乐业“豪星酒家”隆重开业,此后,私营经济在泉州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。1994年4月,中山路钟楼旅社南临西街一层引进外资,开办泉州首家“必胜客”专营店。1997年,泉州的第一家麦当劳“落户”涂门街与中山路路口,开业当天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。

1995年之后,曾以“东壁龙珠”“油焗红鲟”“通心河鳗”等名菜惊艳海内外食客的满堂饭店、获国务院嘉奖令的福人颐、拥有老泉州人共同美食记忆的远芳饭店都退出了历史舞台。而后,在当年远芳饭店的员工吴侬慧手上,“远芳小笼包”正式开张。福人颐老师傅高辉平也延续了福人颐的字号开了一家水煎包店。如今,食客进店必点的远芳小笼包、福人颐水煎包仍牵动着泉州人的味蕾神经。

国营饭店最后的辉煌,和私营、外资进驻带来的多样化体验和冲击,共同构成了上世纪90年代人们缤纷多彩的“食”记忆。

泉州版“沪联商厦”

四大百货引领潮流 民营企业初露“尖尖角”

电视剧《繁花》中,沪联商厦、仲佰一店等商场成为老上海的时尚潮流之地。在泉州,中山路亦是当年最热闹的商业圈,自南往北,南门百货、南国建成百货、泮宫百货(民间俗称“九间”)、钟楼百货,书写着各自的精彩,共筑属于一个时代的繁华。

百货商店内,花布、鞋帽、罐头、烟酒、化妆品、自行车、缝纫机、钟表、眼镜、棉被、糖果、电动玩具等各类商品一应俱全,既有人们日常生活所需的各类物品,也不乏当年引领时代潮流的三大件、五大件。

“像你这样的高领毛衣在当时也有售卖,大部分是从上海羊毛衫厂进货的,属于紧俏商品,需要排队购买,常常被一抢而空。”采访时正逢寒潮来袭,记者身上的一件高领毛衣唤醒了蔡永怀关于那个年代的记忆。他说,每逢有稀缺商品供应,就能看到排队拥挤的人群,有时甚至凌晨三四点钟就开始排队等候。彼时,市民家中有婚嫁之事,“嫁妆盘担”也大多到百货公司购买。有些百货公司的物品需要凭外汇券购买,有些华侨会托家人购买商品后寄到海外。

和商品经济一起发展起来的,还有如今在全国乃至全球鞋服行业都占有一席之地的诸多泉州企业。上世纪90年代,石狮一家服装企业,在简单的厂房里举办了一场时装表演,紧跟国际潮流。《繁花》里的“三羊牌”T恤一件难求的时候,泉州的七匹狼、富贵鸟、爱乐、九牧王、安踏、匹克等企业已“小荷初露尖尖角”,陆续迈向发展知名民族品牌的征程。书写波澜壮阔的民营经济发展史,泉州走笔不凡、落画有彩。

泉州版“股市风云”

首批泉州股民开户 第一股认购券“卖吆喝”

《繁花》中“宝总”靠股票发家,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鸣锣开业,标志着中国证券市场的诞生。两年后,这股风吹到了泉州。1992年,泉州人吴沪溪北上福州,开通了炒股账户。彼时,泉州尚没有证券公司,作为金融界业内人士,吴沪溪表现出了对资本市场天然的敏锐性,成为最早开通炒股账户的股民之一。

最早的股市,一切都很原始:需要持资料到柜台当面交易。多数时候,吴沪溪是在同事到福州出差时,请他们帮忙带上资料进行交易。再后来,则通过长途电话委托交易。

不过吴沪溪真正“入市”是从福建豪盛上市开始的,那是1993年。豪盛被称为泉州第一股,是首家在人民大会堂举办新闻发布会的泉企。上市时,豪盛委托工商银行销售认购券,人们需要先买认购券,中签后再认购股票。当时工行的工作人员在体育场卖认购券,但卖的人比买的人多。“大家对新生事物心里没底,多数人抱着怀疑的态度,我凭直觉参与,但也没敢多买,就买了1000元。”吴沪溪对此印象深刻。当年同时上市的福建五家企业是福建水泥、闽东电机、福州东百、闽福发和福建豪盛,“我中了福建水泥和闽福发,大概赚了几千元”。

第一批上市企业带来的收入,很快在股民中引起了反响。不久后,厦工企业也发行了认购券,这次,股民一涌而入。吴沪溪每天盯着报纸分析认购信息,经过计算,判断中签率应该相当低,可能得不偿失,他力劝身边人冷静,可还是有人一掏几十万元认购,最后只得自我调侃:“铲车的轮子没了一半。”

几乎与此同时,泉州也有了自己的券商和交易大厅。设在今丰泽街和温陵路交叉路口的闽发证券和海信证券,是当时吴沪溪最常去的两家证券公司。让他至今难忘的是“把吃饭钱都掏光了的一笔交易”。那时人们对资本市场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,适逢福建九州集团股份发行,因业务往来的关系,吴沪溪有机会以1.8万元的价格认购1万股内部职工股。“宁愿吃两三个月青菜,也要在能力范围内全力认购。”市场没有辜负他,那一笔他赚了十几万元。

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,若说股市遍地黄金,吴沪溪是无论如何不同意的,“就是激情澎湃,能在‘股市风云’中活下来就是成功了!”

本版图片为泉州晚报社资料图

责任编辑:
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泉州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泉州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被转载网站、媒体、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③ 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稿件作者并与作者取得联系。为了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,及时准确地向权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费,请本网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权人直接与本网站联系,商洽稿费支付事宜。对于使用时未及核实的权利人,可以向本网站提交权利人身份证明材料。 如需合法使用本网站发布的拥有完全版权的稿件,也请直接与本网站接洽。联系电话:22500260,22500194。 联系邮箱:qzw@qzwb.com。

合作:15880996339 0595-225002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