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声有约 特色专题 直播泉州 读报 美食 健康 文旅 报料 视频 图片 创客 V R 县区

2019-10-16 09:41:07 来源:泉州网
时光里的肉味啊,从岁月深处走来,伴随你,伴随我,伴随人生岁月。我们餐桌上的食物从无到有,从少到多,从淡到浓,从匮乏到丰盛。

黄志专


走进农贸市场,肉摊前,看到摊位垫板上那一垛垛新鲜的猪肉,似乎有一股肉的香味从岁月深处飘溢而来,激起神经的兴奋,唤醒曾经的记忆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乡村还很贫穷,老百姓的日子过得窘迫。虽然那时家家户户都养有一两头猪,但猪养大了是要被“收购”,换几块钱养家糊口过日子的。想吃猪肉,得凭票购买;有肉票,也未必能买到猪肉;但没肉票,一定买不到猪肉。一年从年头到年尾都难得吃上猪肉。有一次过年时,我家十几口人共分到两斤猪肉的肉票,我们都高兴得不得了。猪肉买回来之后,我一直蹲在厨房灶膛边,注视冒着烟气的大鼎,不时引颈伸头,凑近鼎边,闻闻烟气中的肉味。猪肉炖熟后,揭开鼎盖,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。我等不及了,不由分说地夹起一块肉吃。至今想起来,还是满嘴猪肉的香味,回味无穷。

为这肉味,我也曾“窃”吃过猪肉。那时家里最奢侈的是一块“肥肉”,它是用来“热鼎”的。炒青菜,没有花生油,就用那块肥肉在鼎边擦一圈,转一下,就算“热油”了。母亲每次炒菜都是这般如法炮制,时间久了,这块“肥肉”都干瘪了,黑乎乎如碳一般。尽管这样,我对这块“肥肉”依然情有独钟,十分惦念,经常用筷子把它夹起来放在自己的鼻尖前来回移动,让鼻子享受一下“肉味”带来的惬意。

有一次,我闻着那块黑黑的肉,竟然流下口水,忍不住一口咬下去,香香脆脆的。过了一会儿,母亲炒菜的时候,发现那块“肥肉”不见了,见我在一旁便问:“碗里那块肥肉呢?”我说:“不知道。”停了一下,我“做贼心虚”,马上补充说:“或许被老鼠叼走了。”母亲看了看我,或许看到我嘴唇上有黑乎乎的油渍,又生气又好笑地说:“就是你这‘大老鼠’呀!”说完,用手指头指着我的嘴巴,继续训诫我。

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,虽然生活有所好转,但吃肉,还是不可能常有的事。我家人口多,收入少,望肉而兴叹。那一年,我家养了几头猪,猪食不够吃,地瓜叶、米糠,水浮莲都找来切碎做猪食,也喂不饱那几头猪。于是,吃块肉依然是那个年代最奢侈的事儿。

时光走进上世纪80年代末,再到90年代,市场上的肉多了起来。我正值年轻,一顿饭一斤米,外加一斤肉,都能吃下去。由于平常少吃肉,当我第一次吃到那么多的肉时,肚子便开始抗议,那天肚子疼得很,还拉肚子。从那以后,饭桌上即使有红烧肉,我也不敢大快朵颐,担心又闹肚子。

如今大家生活水平明显提高,肉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了,天天有肉吃,吃多了反倒吃腻了。尽管肉还是很香,很有诱惑,就是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吃的冲劲,再也没有那样强大的对肉的食欲了,反倒是只想吃些青菜配稀粥了。哎——人呀,就是这样:没肉吃,想吃肉;有肉吃,却不爱吃肉了。

时光里的肉味啊,从岁月深处走来,伴随你,伴随我,伴随人生岁月。我们餐桌上的食物从无到有,从少到多,从淡到浓,从匮乏到丰盛,一路而来,充满着人生不同阶段的生活体验,不同的人生感受,镌刻出一段段岁月的印痕。

(作者系安溪县第十二小学教师)


责任编辑:
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泉州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泉州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被转载网站、媒体、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③ 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稿件作者并与作者取得联系。为了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,及时准确地向权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费,请本网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权人直接与本网站联系,商洽稿费支付事宜。对于使用时未及核实的权利人,可以向本网站提交权利人身份证明材料。 如需合法使用本网站发布的拥有完全版权的稿件,也请直接与本网站接洽。联系电话:22500260,22500194。 联系邮箱:qzw@qzwb.com。

合作:15880996339 0595-225002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