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声有约 特色专题 直播泉州 读报 美食 健康 文旅 报料 视频 图片 创客 V R 县区



您的位置:
2022-08-22 13:50:00 来源:泉州晚报
当历史回放的逆时针指向公元1899年前后的某一天,从晋江港口出航的一条大船,驶入了浩渺无际的南太平洋。突然,一阵狂风卷起恶浪,猛地扑向这条船。顿时,这条船就像落叶一般坠入深渊,却又被翻滚着的波涛托起。就在险些倾覆的起伏之间,夹杂着满船人的惊呼和哭喊,年轻的庄朝北紧紧抓住船舷,铁青的脸上透着坚毅……这是19世纪末,晋江乡亲下南洋闯吕宋的移民潮中的一幕缩影。

朝北大厝里没有上漆的梁柱木作和天井石柱上的联语,直至今日仍激励着前来参观的游客。 (陈晓东 摄)

□胡毅雄

当历史回放的逆时针指向公元1899年前后的某一天,从晋江港口出航的一条大船,驶入了浩渺无际的南太平洋。突然,一阵狂风卷起恶浪,猛地扑向这条船。顿时,这条船就像落叶一般坠入深渊,却又被翻滚着的波涛托起。就在险些倾覆的起伏之间,夹杂着满船人的惊呼和哭喊,年轻的庄朝北紧紧抓住船舷,铁青的脸上透着坚毅……这是19世纪末,晋江乡亲下南洋闯吕宋的移民潮中的一幕缩影。

万里波涛,生死沉浮,等待着庄朝北的,是充满血泪伤痛的海外艰难打拼的漫长日子。

历经险象环生的船只,终于抵达菲律宾马尼拉湾。上岸后,庄朝北四顾茫然,踏上陌生的异国他乡,一切不知从何做起。幸好兄长庄朝东早几年先到了菲律宾,庄朝北便转往离马尼拉数十公里的武六干省马柳洛镇投奔兄长,在那里落脚。

朝东朝北兄弟俩胼手胝足,白手起家,辛勤劳作,寻找创业的各种机会,度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岁月。曾经为了生存的尊严,不甘忍受外人的欺侮,在与当地人的一场纠纷中,朝北的一位侄子不幸受伤身亡,付出血的代价,在朝东朝北兄弟俩的心中留下永远的伤痛。

谁能想到,在庄朝北发迹之前,原本一介书生的他竟然还养过猪,干过很多的粗活、脏活、累活。当时的一位华侨商人了解到庄朝北的窘境,看重他是个读过书的人,就聘请他当助理,让他处理一些簿记、文案之类的事务。庄朝北抓住了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,在这位侨商身边学习打理生意。当时菲律宾还是西班牙的殖民地,庄朝北想着今后要有所发展,因而他在闲暇之时,又发愤苦读西班牙文,不多久就能够讲一口西班牙语了。

随着菲律宾经济的起步,酒业、米业这些与民生相关的行业发展较快,一直关注市场动态的庄朝北敏锐地感觉到商机来了。他果断辞掉工作,开始独立创业。他筹措资金创办了“晋源”酒厂,产品很快就打入市场,十分抢手。牛刀小试,成绩不俗,他信心倍增,几年间酒厂办得红红火火。他又腾出手来,创办了“晋益”碾米厂。这两个厂同时经营着,大获成功。晋江人血液里流淌着的拼搏基因,在庄朝北身上焕发光华。善于捕捉商机,果敢创业,坚守实业,在如今的晋江企业家的奋斗足迹中仍能触摸到庄朝北们的踪影。

1910年,正当庄朝北在菲律宾站稳脚跟,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,晋江老家却传来了母亲去世的噩耗。他一时间悲恸不已,急匆匆万里奔丧,渡海赶回晋江。当庄朝北回到村口,想着没能在母亲生病时事奉于膝前,没能在母亲临终前赶回来见最后一面,不禁悲从中来。他一下子匍匐在地上,号啕涕泪,一步一跪地哭到家里。乡亲们看到这一幕,纷纷感动落泪,称颂庄朝北是个大孝子。

晋江祖厝里的“乌篮血迹”是海外游子永恒的印记。清同治十一年(1872年),庄朝北呱呱坠地,诞生在一个清寒之家。父亲庄登其是一位秀才,也是一位私塾先生,收入菲薄,母亲含辛茹苦,拉扯着养活几个子女。青少年时代的庄朝北原本也想走科举考试之途,熟读四书五经,屡次参加童子试,在泉州、晋江一带小有文名。可是,晚清的衰落、民生的凋敝,打破了他对科考仕途的幻想,这才有了他渡海谋生的奋力一搏。

庄朝北怀念父母养育之恩,也感念手足之情。长兄朝东去世得早,遗下二男一女,朝北对长嫂和侄子侄女总是多加照顾。逢年过节,晋江的家人总会收到他从菲律宾寄来的侨批。他在信中每每不厌其烦地交代,寄来的钱如何开支,各种安排考虑得很仔细。他一再叮嘱家人要节约,不要铺张浪费。家乡的血缘亲情,故土的一草一木,已然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乡愁,日久弥深。

庄朝北总是豪爽无私地帮助海外侨亲侨胞。旅菲晋江庄氏宗亲早年曾组织过锦绣庄自治会,相当于同乡会,后来陷于停顿。1929年前后,自治会重启运作。庄朝北不负众望,担任自治会主席,他不仅带头捐款,还在马尼拉购买了数间店面,将店租收入捐给锦绣庄自治会,用于照顾刚从晋江到菲律宾的乡亲,帮助他们度过最初的艰难时期。对于那些一时找不到工作的乡亲,他也尽量安排到自己的厂里,提供给他们一些基本的收入,维持生活来源。

侨胞们遇到什么困难,庄朝北总是慷慨地施以援手。有时,侨胞们受到当地人的欺凌,庄朝北也必定挺身而出,维护侨胞的权益。他为人豪侠仗义、一诺千金而又温文尔雅,在菲华社会有着较高的声望,被推崇为侨领。庄朝北的曾孙庄自宝动容地说,前几年他赴菲律宾给曾祖父扫墓,马尼拉庄氏同乡会的侨亲同他谈起,庄朝北当初致力倡导维系家乡宗亲、海外守望相助的理念,已成为旅外同乡会奉行至今的宗旨。

在南太平洋岛上的椰风蕉雨中,庄朝北赤手空拳奋力打拼,闯过了多少艰险,熬过了多少苦难,历经几十年终于创下了一番基业,成为闯南洋大潮中的一名佼佼者。事业有成,发迹致富,他并没有忘乎所以。穷则思变,达则兼济天下,他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善举公益的行动中。

1921年,安海实业家陈清机为兴建安海至泉州的汽车公路,专程赴菲律宾募款。庄朝北敬佩陈清机的抱负,深感泉安公路的开建是晋江图谋发展的一桩盛举,他积极策应,为陈清机此行提供帮助。庄朝北发挥自己在菲华商界的影响力,带头出资认股,带动侨亲们踊跃认购泉安公司股票,筹集建设资金。随着科举制度的终结,家乡的新式学校逐渐兴起,曾经困顿科场的他深知新式教育对开启民智、普及文化的重要性,经常汇款资助家乡学校。时至今日,泉安路仍然是晋江通往泉州的一条主干道,当年的乡村新式小学也已发展为市区的一所中心小学。车水马龙,琅琅书声,在晋江,几乎每条路、每座桥,每所学校、医院,都离不开晋江侨亲和企业家的慷慨解囊,乐善好施的集体义举汇聚成晋江这座城市的慈善荣光。

在海外辛劳拼搏了大半辈子,庄朝北积累了可观财富,也该为自己做点光宗耀祖的事了。1935年,年逾花甲的他决定在家乡盖一座大厝。他汇了一笔巨款,交代庄氏宗亲主其事,在五店市兴建五开间两落带单护厝的“十七架”大厝。这座大厝的建造,选用上等材料,聘请精良工匠。正当房屋主体建成、尚待完善之际,日寇全面侵华,抗战爆发,东南亚华侨同仇敌忾,鼎力捐输,支援祖国抗战。66岁的庄朝北不顾年迈,在菲律宾侨界多方奔走,发动声援和捐助。这期间,他毅然决然停下五店市的房屋工程,将余下的款项悉数捐予抗战之用。

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,日寇的铁蹄踏遍菲律宾群岛。短短几年间,在战火摧残下,凝聚着庄朝北一生奋斗心血的酒厂、米厂相继倒闭。太平洋上空黯然失色的一弯残月,勾起庄朝北无限的离愁。1947年,76岁的庄朝北溘然长逝,一代侨领长眠海外……

冒着连日来的酷暑,我再一次走进五店市的朝北大厝,却有了新的感受。门前对看堵的石壁上镌刻的家训格言,屋后轩的地上横置着庄朝北之父的墓碑功名,大厝里没有上漆的梁柱木作和天井石柱上的联语,仿佛都在诉说着主人的故事。

在庄朝北的漂泊人生中,他那一份眷念祖国故土的拳拳之情,牵挂父母亲人的一往情深,关爱侨胞宗亲的厚谊隆情,在民族危难之际表现的气节大义,在侨胞权益维护面前展现的急公好义,在家乡公益善行中呈现的慷慨厚义,是跨越重洋而永不泯灭的家国情怀。

庄朝北是生长于斯的百万晋江人的一分子,也是闯南洋的万千海外晋江人中的一员。他身上流淌着的忠孝家国的血气,他器宇间流露着的豪爽仗义的率性,他骨子里流注着的不屈不挠的坚志,正是一代又一代晋江人的品格秉性,融铸成向海而生、拼搏取胜、有情有义的地域精神基因。

当改革开放的大潮涌起,早已按捺不住的晋江人义无反顾地奔赴潮头,成为时代的弄潮儿。晋江人的精神基因,一旦注入时代气息,便融汇成波澜壮阔的生命脉动,意气风发的晋江人在这一片热土上谱写着“晋江经验”的旷世传奇。

天风海涛中,一艘新时代的东方巨轮正劈波斩浪驶向远方!

(作者系泉州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)

责任编辑:
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泉州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泉州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被转载网站、媒体、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③ 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稿件作者并与作者取得联系。为了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,及时准确地向权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费,请本网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权人直接与本网站联系,商洽稿费支付事宜。对于使用时未及核实的权利人,可以向本网站提交权利人身份证明材料。 如需合法使用本网站发布的拥有完全版权的稿件,也请直接与本网站接洽。联系电话:22500260,22500194。 联系邮箱:qzw@qzwb.com。

合作:15880996339 0595-225002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