闽南文化网 >> 闽南风情 >> 正文
延续文脉,让古城更好地呼吸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 泉州网-泉州晚报     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

 周焜民《漫谈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与建设》讲座偶拾

  

周焜民的讲座吸引了众多文化爱好者

  

芳草园崇正书院

 

 复建后的泉山门

  泉州旧东北城墙及清源山(资料图片)

  □早报记者 颜瑛瑛 文/图

    4月18日,大雾笼罩,空气闷湿的早晨。

    市区芳草园崇正书院内,一群热爱泉州文化的人聚到一起,因为一场期待已久的讲座。《漫谈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与建设》这个选题,对于泉州城市规划建设专家顾问组组长周焜民先生而言,思考早已融入十数年日常的工作生活。信手拣择的几个话题,围绕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建设中的具体案例娓娓谈来,引得到场的听众们时而沉思,时而一声叹息……

    古城泉州:

    出类拔萃,当之无愧

    泉州,是我国第一批公布的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。这样的表述,几乎所有的泉州人都已耳熟能详。在这24座城市中,泉州紧随北京、西安、南京等著名古城之后,排名第九。这样的荣誉,在当年的专家评审中获得高票通过。对于这座海外交通史的重要港口城市,专家们的评价是:出类拔萃,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历史悠久、文物成群状、保护状况良好,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三个不可或缺的重要标准。顶着光环,泉州在近三十年的光阴中潜行。很多文物古迹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因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等条件的圆融得以复苏,有些却因认知、管理、保护的缺失而留下了诸多遗憾。

    如今我们所看见的泉州古城,有许多颇为令人骄傲的所在,例如呈“十”字形的古城格局和风貌。绝大多数古代城市都沿袭着这样十字形的城市结构。泉州涂山街头的十字路架正是唐宋古城风貌的真实遗存。

    “泉州南门头,现在几乎是被大多数泉州人遗忘的角落。那里自古以来一直是我们古城海运发达时最繁华之处,聚宝街一带,是郊行的集中地。上世纪二十年代拆建中山路,南门头那些建筑和道路体系都设计得非常好,现在虽然铅华褪去,但从文化古城的角度看,是考察价值很高的一个地方。”周焜民认为城南片区的建筑群有其特有历史文化价值所在。作为一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它要求必须具备保留有2个以上的历史文化街区。对街区也有严格要求,包括文物古迹、历史建筑、风貌格局、道路走向宽窄等,都应该有其原真性,保护其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。西街就是一条重要的历史文化街区,历史积淀十分深厚。对西街的保护,文脉的延续,不可谓不是重中之重。比如处于西街的开元寺。泉州本地人习以为常,在行业专家眼里,她是实实在在的瑰宝,见证了多元文化在此交融。当年李瑞环同志来泉考察,参观完开元寺后,说了一句话:在中国建筑史上,开元寺是重彩浓墨的一笔。令人遗憾的是,更新中的流失和天灾袭击的损毁使人忧心忡忡,西塔也出现一些亟待抢救保护的状况。试想,泉州如果缺少了诸如此类的重要文物,作为文化古城的依托又从何而来?

    历史文化名城离不开民族的、地域性的传统建筑。建筑是各个时代人类文明的标志。罗哲文指出,按文物保护原则,传统建筑尤其是文物古建筑的保护要遵循:首先是保存原形制,其次是保存原结构,再次是要使用原建筑材料,第四是采用原营造技艺,最后还要保留原建筑色彩。周焜民认为,泉州这些年来在古城保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做了探索,其中有成效,亦有缺失。如果在环湾的大泉州城市建设规划中,能够用文化远见之心去思考和对待名城、名镇、名村,我们就能避害趋利,无愧于“历史文化名城”这个称号。

    一座古厝承载历史的文脉

    本次讲座中,周焜民特别阐述了一个观点,就是要修旧如旧,让文脉在原地得到延伸。

    以芳草园崇正书院为例。我们现在看到的崇正书院坐落于芳草园西面一隅。不少游人对这座绿树掩映、书香十足的古大厝喜爱有加。殊不知,这崇正书院的“祖籍地”在涂门街清净寺西侧,而非目前所在。当年涂门街改造时,这座古大厝原本要作为“海上丝绸之路瓷器馆”修缮。后因故不得已整体移建。当时市里正辟建芳草园,名城保护建设指挥部最后决定,将它按原结构形态迁移到芳草园这个地方,复建为崇正书院。据周焜民回忆,市委市政府委托老市长王今生同志亲自主持这项工作,事无巨细,一一慎重考虑。

    “现在回想起来,假如当时能够想办法在原地修缮这座古大厝,也不失为一个更好的选择。为什么呢?它其实是明户部尚书黄景昉家族的旧居,规模恢宏,中堂甚至算得上是泉州历史上所建的最大的官厅。我们现在看到的通政巷苏廷玉故居、镇抚巷黄宗汉故居,这些大官们的官厅都不如这一座。但它搬离了原地,离开了原来的地理、人文环境,已失去其文化承载的信息,文化价值也受到不可逆转的损失。现在走进来,谁会再联想起黄尚书其人其事和他那个时代的风云变幻?所以如果按现在的看法,我认为那些需要优予珍惜的历史建筑还是应该尽量在原地保护,以延续文脉。”

    周焜民同时以四川奉节为例子,说明一座古城如果大面积地迁移古建筑,再找一个地方“复建”,久而久之,建筑与其生存的地脉、人脉分离开了,某种意义上说,这些建筑也已经失去魂灵,无从传递历史可读信息。“当一些建筑从一个地方消失,你就很难去回顾那一段历史。这就是我国文物保护法所强调的‘不改变原状’,世界遗产称之为‘原真性’的保护工作的最核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块砖延续历史的呼吸

    泉州古城历史上有七城门头,每座城门都有自己独特的地理位置和风貌。从历史照片上看,它们无不威风凛凛,古意犹存。我们现在看到的古城门,如临漳门、朝天门、泉山门,基本上是在考古勘踏基础上参照典章和原貌复建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拆城开始,延续二十年,片瓦无存。名城无城,人们怀旧,多有呼声。但当年复建这些城门还是留下了一些遗憾。”周焜民在讲座中和大家分享了几个故事,“就比如说泉山门吧。泉山门所在地原来是一处小山丘,山下发掘出泉山桥。本来泉山门就是规划要在这座小山上复建连接泉山桥的。修建的时候我从外地出差回来,发现山没了。原来工程队在施工的时候把城门标高和北门街道路标高混同了,把山铲平了。然后只好再进行回填,所以就成了现在的样子。假如是高踞原山头上,就可以再现古时候“三台在望”、“万井烟景”的景观了。

    据说泉山门复建前,有关部门向民间征集文物线索。得知文史专家吴文良先生在解放前曾收集有子城砖一方,且有铭文,周焜民征询其哲嗣吴幼雄先生将这块砖捐献出来,复建时,将其砌入泉山门门洞中。“这惟一的一块城砖,就像一个生命的延续。因为有这块砖,我们好像就能感觉到泉山门的历史温度。它不仅记载了始建的年代,而且是城门建筑用材的真实佐证。毋庸说它值很多钱,它承载更多的是历史。”为了让人们能够看到这方五代时泉山门城砖的原形,管理部门专门嵌上钢制玻璃保护。曾经有一年,这块砖的保护罩遭破坏,北门指挥部专门派了一个同志彻夜守护,以防不测。一块砖,折射出人们对古城的爱。这个故事,听起来还蛮暖人心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国内一些城市出现了‘推倒重来’、‘拆旧仿古’现象,这些事实上都不符合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原则。我们泉州的文化瑰宝如此之多,只要是真正意义上的文物,就要以保护、发展的眼光来看待他们。”周焜民认为,如果单纯以“是不是被认定为文物”来对待古城中的很多历史文化古迹,是不科学的。古物不一定都是文物,但它有历史的、文化的、民俗的价值。“一切都是在变化之中的。有些东西今天不认为它是文物,明天也许就变成了文物。谁能想像,有的省‘文革’中的红卫兵墓现在也申报成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?就为了一段历史,为了反思,为了警醒。所以还是要善待我们古城中的每一件有历史文化价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最后,周焜民总结:古建筑保护不好,有四个方面的因素,一是建设性破坏,二是自然力破坏,三是民间力量的破坏,四是未可预见的力量破坏。除却不可抗力的因素,我们应该如何做,才能真正做好我们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与建设工作,其实是有章可循的。

    讲者的语重心长,听者的心潮暗涌,在空气中交织成一张无形的网,网里有同一种声音:为了我们共同生存的这片家园,我们有责任,更有义务保护好泉州文化,建设美丽宜居的家园,让她以最本真、最纯粹的姿态传承到我们的子孙后代手中。

    

【责任编辑:
古堡遗棺
闽南古老戏种发挥独特桥梁作用
胡锦涛与两岸青年互动 学泉州提线木偶表演
泉州玄妙观
老人收藏百年惠女服饰
热心市民将义卖油画助玉莹
华文文学由支脉晋升主流
“中国文化之旅” 观摩团访泉
晋江:男子勒死女友后自杀未遂
正月十五 泉州30万市民上街赏灯
佳节庆团圆 泉港“跳火”闹元宵
泉澎5.2万斤大米龟点睛开光
泉州末代状元吴鲁墨宝公开展出
草根达人齐上阵 歌吹漫步闹元宵
 
泉州市刺桐新闻网络有限公司(泉州网) - 经营许可证编号:闽 ICP B2-20050007

值班电话:0595-22500137 22500139 读者留言:web@qzwb.com 

泉州网由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泉州晚报社承办(未经泉州晚报社授权,擅自引用本网信息,将面对法律行动)